您当前的位置 : 政务网站发布  >  天津中医一附属医院  >  杏林文苑  >  专家讲坛
知之弥细,仰之弥高

  读《花开花落两由之——国医大师唐由之的传奇人生》有感

  眼科  杨光

  认识唐由之先生是在1988年珠海召开的中医眼科血证学术交流会上,先生为毛主席手术的经历,平易谦和的态度,精彩的学术讲演都令我对其敬仰有加。那时我不过是一个初入医门不过几年的青年医生,没想到的是,几年后的一次学术交流会上唐先生竟还能认得我并叫出我的名字。同在业内,以后经常通过唐先生的学术讲演、平时热情又不乏幽默的谈话、其他同行的零碎介绍和一些传说,感觉对其了解越多,就越发敬仰。前不久杨启平先生寄来他的大作《花开花落两由之——国医大师唐由之的传奇人生》(以下简称《花开》)一书,当日即通宵阅读,以后又反复翻看,对于一直想了解唐大师的我来说,最初的感受是两个字:“解渴”。几遍读下来,对大师有了更深入的了解,也有了更深的感受。

  “梅花香自苦寒来”,这是被古今无数次验证的人才成长的“规律”。唐先生初生即遇火灾险遭不测,早年经历了家庭兴衰的变化、国家将亡的流离,所幸有一个既有见识又有责任心的哥哥,得以入门杏林。入门后凭着自己的刻苦努力和名师指导,奠定了一生的基础。读了《花开》一书,我们可以明白,老年的大师,虽功成名就仍然对每一位患者谦和体贴,不正是源于青年学徒时老师“病人者,养生之父母”的教诲吗?从研究针拨器具到动物实验时的亲历亲为,不也可以在随师伺诊时亲为患者点药、洗眼及捻药制药的操练中寻得踪影吗?大师选择中西医结合的发展道路,勇于创新,敢为天下先,不是可以在作为在四世祖传的老中医早在上世纪三十年代就已使用现代眼科设备的老师身上找到解释吗?早年的经历,磨难也好、幸运也好,个人的刻苦,学习也好、实践也好,都是今后大师事业高塔上的砖瓦!如今我们的物质条件不知要好于大师当年多少倍,但我们仍然可以从唐由之大师早年成长过程中吸取营养。

  《金匮要略》在论述养生要点时有一句常常被忽略的话:“更能无犯王法” 。许多人认为这似乎不关医学的事,可实际生活中无论是个人的养生,还是医者行医,怎么能离开社会呢?先生行医60余年,大部分时间正是中国社会政治动荡最严重的时期,解放前的颠沛流离且不说,文革中背上“白专”的牌子去烧锅炉就像一切钻研业务的知识分子的命运一样,似乎是因为不可避免而不会令我们“意外”,但确实让我们揪心的是在为毛主席做手术前后江青的干扰。读到大师在讨论手术方案会议上被江青冷笑诘问和在朝鲜时因江青电话而被召仓促回国,今天我们仍有后怕的感觉。可以想象,大师在当年该有多大的压力!无论是应对江青的无理,还是劝说主席手术,尤其是在因主席生气其他人害怕躲避时仍坚持争取主席的理解,坚持为其实施医疗措施,我们从大师身上看到的是真正中国知识分子的优秀品质。“世事洞明皆学问”,可以说没有坚定的政治立场、通达人情世故、纯正的医者仁心、无畏的勇气和生活的智慧,光凭精湛的业务是无法完成为毛主席和其他中外领导人治病的艰巨任务的。大师对下至平民百姓,上至国家最高领导人,以及不同国籍民族、不同生活习惯的患者,都能很好地与之交流沟通、应对自如,对尊长者不卑,对卑微者不亢,这门“患者心理学”不也是一门难得的学问而值得我们认真去学习吗?

  关于学好中医,我们常说要“读经典、做临床”。读了《花开》,我感觉还应该加上一条:“常创新”。唐先生的老师陆南山,笔者有幸在1987年北京的眼科老中医讲习班上聆听其讲课,虽然陆老已80多岁,但思维敏锐,语言快捷,特别是作为四世中医不但讲解中医丝丝入扣,对现代眼科理论也是驾轻就熟,令人感叹。从《花开》中我们知道陆老早在上世纪30年代就已经使用裂隙灯、眼底镜等现代眼科设备,可见关于中医保守、封闭的说法至少在陆老这里是毫不沾边的。唐先生亲炙于陆老,除了学术经验,也继承了与时俱进的精神,除了苦读经典勤于临床,更能时时思谋创新。5年的西医系统学习可以说是唐先生将创新的念头变成现实的阶梯。对老年性白内障,古籍中有大量理论论述和治疗方药的记载,按照中医的“习惯”,后人总是希望从中“发掘”出根治白内障的灵丹妙药。直到建国后的中医眼科学教科书中才出现白内障后期“翳定障老”需要手术的说法。但正如唐先生向毛泽东解释的那样,早在晋唐时中医就认识到并实施了手术治疗(直到今天,我们在临床上仍要不时苦口婆心地向一些患者解释手术是目前唯一有效的治疗方法)。大师在北医学习时即已关注古代白内障的手术,毕业后坚定地选择了这一研究方向。改进消毒、改进麻醉、改进器械、改单纯针拨为针拨套出、改进术前准备与术后护理,等等,直到手术水平达到当时国内白内障手术的顶峰。为什么唯独在对进针部位上没有改进而继承古代传统?读了《花开》,我们知道,除了实践证实的优点外,也有基于现代医学解剖认识的理性分析。创新才能发展!目前我国白内障手术率仍远远低于发达国家甚至印度等发展中国家,大师的创新精神鼓舞我们每一个眼科医生:要努力啊!

  作者杨启平先生人极朴实,朴实得像一位邻家老伯,以前亦曾获赠其编著的学术著作,这次没想到他写出了唐由之先生的传记。所谓“没想到”,并非是怀疑他有此能力,是没想到他下了如此大的功夫,证明便是书中充满了细节。《花开》一书的风格“文如其人”,平实朴素,没有华丽的辞藻和“故作惊人之语”的空虚议论,,但我们读起来却并不枯燥,这便是细节的作用。“细节决定成败”,对于传记,细节决定了真实、决定了分量、决定了可读性和文献性,通过无数细节,我们重新认识了真实而传奇、平凡却崇高的唐由之大师。我也借着伟人诗句表达我对大师的敬仰之情:

  大任斯将苦心志,

  继承创新何待时,

  中医西医双驰骋,

  花开花落两由之。

 
天津中医药大学第一附属医院文化建设专版
主 审: 于铁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