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 政务网站发布  >  天津中医一附属医院  >  杏林文苑  >  最新文章
沽上名医——胡慧明

  策划:于铁成 执笔:苏晓华、韩莉

  

    年轻的同志可能不知道,在上世纪70年代末,外科曾经是我院的重点专科,以擅长治疗疮疡、肛肠疾病成为我院的一大特色病种。我院外科有一批老专家,胡慧明老中医就是其中一员。如今,年已逾90高龄的胡老在家安享晚年,胡老前年刚刚作了肠癌手术,身体正在逐步康复中,《杏苑报》曾报道过我院急救外科为胡老做手术的情况。每当医院领导和科室的同志来看望他时,他总是说,我恢复的很好,别惦记着我了。胡老最大的嗜好就是抱着书看,抱着报纸看,他仍关心着医院的发展,关心着外科的发展。

  胡慧明老中医心直口快,说话时带着浓重的胶东口音,风趣幽默,干脆利落。1980年代,在和平区多伦道我院门诊部外科诊室,患者们常常看到胡老忙碌的身影。他擅长治疗疮疡疾病,并在中医外治的多种方法上有所创新,因疗效好,解决病痛快,求医患者众,他整天被围在一群人疙瘩中。胡老笑容可拘,待人谦和,有求必应,他为患者解决痛苦,常常是手到病除,因此深受患者的爱戴。

  胡慧明1919年生于山东省长岛县,他幼年丧父,为了有口饭吃,他16岁时被家里人送到吉林长春一个中药房当学徒,生活异常艰辛。那时,每天清晨早早起来干杂活,白天拉抽屉抓药,到了夜晚,坐在煤油灯下读中医药方面的书籍。胡慧明性情倔强,有一股天生不服输的劲头,他学习勤奋,硬是掌握了许多中医药知识,为今后打下了良好的中医基础。

  那个战乱年代,民不聊生,他曾从死人堆里爬出来,逃难来到天津。以后,他开始在津挂牌行医,后来在嫩江路中医联合诊所任中医师。解放后,胡慧明为深造考入了天津市中医学校(天津中医药大学前身),是该校第一批学员。毕业后他到苏州中医医院进修外科,回津后参与组建天津市中医医院(今我院)外科,拜师中医外科名家张雁亭,颇得其真传。

  由于饱受旧社会的苦难,解放后生活安定,胡慧明的事业进入正轨,他打心眼里感谢共产党,热爱新中国,满腔热情的投入到医疗工作中。1965年,他积极参加邢台抗震救灾医疗队,奔赴灾区抢救灾民,曾因陋就简,在简易窝棚里用4寸钢钉在炉火中烧红,成功地给患乳痈的产妇排脓,解除了产妇的病痛。

  文革中胡慧明受到迫害,曾停止行医。恢复工作后,不知疲倦的为患者服务。尤其是党的十一届三中全会后,他于1982年加入中国共产党,重新焕发了青春,心情舒畅的投入到中医外科医疗、教学、科研工作中。胡慧明老中医历任我院外科主任、主任医师、研究生导师、天津中医学院外科教研室副教授、全国中医学会理事、外科分会理事及血管、乳腺专业组理事、天津中医学会常务理事及综合组主任委员、天津市中医高级职称评委会委员等职。他创新发明了“乳头内陷矫正器”、“医用火针治疗仪”、“多功能吸奶器”(均获国家专利)及“手枪式内痔套扎器”等,丰富了祖国医学外治法的内容。他先后在《中医杂志》、《天津中医》等书及杂志上发表了《中医刮杀疗法治疗慢性窦道、瘘管168例疗效观察》、《中西医结合治疗骨髓炎42例临床总结》、《火针治疗脓疡》、《五烟丹治愈头部皮肤癌》、《生肌象皮膏机制初步探讨》、《中医去腐生肌治疗疮疡疾患的研究附696例临床实验报告》、《火针排脓治疗急性乳腺炎94例》、《瘰疬的治疗体会》、《关节结核病的辨证施治》、《外科发热贵在辨证》、《消痈汤治疗急性乳腺炎及对免疫功能的影响》、《乳痈辨证的治疗体会》等多篇文章。他的治疗经验收入《津门医粹》,并于1991年载入《中国名医名方》、《中华名医特技集成》。

  胡老非常重视读书,当年工资微薄,他就常去古旧书店买医书,是书店的常客。他的家里条件较差,孩子多,住房窄,他常常是先睡一觉,半夜起来再读书,书上尽是密密麻麻的阅读笔记,字迹工整清晰。胡老的儿子胡承晓回忆说,有时半夜醒来,常看见父亲在灯下读书,这个习惯一直保持到他70多岁。胡老常说,没有丰富的积累,就不能给患者开方做治疗。

  胡慧明老中医承各家之长,不拘一家之言。胡老对前辈及古人的著作经验看法是“各家之成,必有所长,又难免不足,并不为怪,其重要的是学者当承长克短,为我所用,为今所用,只有综各家之长,化为自用,不断承弃,方可医术更进,诊病治疾,左右自如,切不可有扬一贬百之恶习。”他的治学态度是相当真诚。再如怎样对待中医外科中三大流派,胡老认为,三大流派各有所长,其不足之处不可过贬,如“正宗派”陈实功论疾明确,列症亦详,施治得法,善用刀剪为长,然论阴症甚少,治方也稀,嫌为不足。而王惟德论阴证最详,阳和汤功传千秋,但过贬刀剪、蚀药,似不可取。“心得派”的“外科必本于内”,主张“阳毒可用攻毒,阴毒必须补正”,并将治温病之方溶于外科之中及上、中、下三部辨证法,胡老认为三者皆有可取之处。

  胡老诊病开方必有出处,他常说只有在继承的基础上才能提高。一名男性患者,颈部有一肿块,服用抗生素后,一直不消肿,去了多家医院求医,均被告知需手术切除,病理检查。胡老仔细检查后,认为是肝气郁结,气滞痰凝结于颈部,应用《医宗金鉴》消串汤加减,开了7付中药,患者肿块消除,家属至今提起仍赞不绝口。

  又有一男性患者,右眉上肿块半年不愈,肿痛1周。胡老检查后发现右眉上肿块2cm×2cm,红肿高突,触之中间坚硬,周围已软。认为患者外伤后,异物嵌入肉中,形成肿块,反复触摸染毒,诊断为植入性囊肿合并感染。可患者对是否有外伤已回忆不清,胡老治以火针排脓,用纹式钳伸入囊内,扩口,夹出约0.5cm×0.5cm碎玻璃一块。后患者回忆曾经在工地摔过一跤,右眉上外伤未经治疗自行愈合。事后学生问胡老诊断依据时,胡老说,周围已软说明脓已形成,中间坚硬说明有异物。证属异物入体,日久成脓。当审因论治,取出异物,去除病因,方能治愈。

  胡老在临床中讲究治病求本,审因论治。他常说事情的发展变化都是有一定道理的,治病也是一样,道理对就能解决问题,辨证准确,治疗才能丝丝入扣。他承古溶新,继创并举,继承了先贤的经验,凡是他自己用有效者,皆力荐给他人,如“蒸膝汤”一方用以治疗“膝关节结核”、“膝关节增生”、“髌骨滑膜炎”等疾病疗效突出,胡老常常拿来应用,已成我院常用方之一。胡老不仅注重继承,还不断创新,如消法、托法之争由来久矣,胡老结合自己的临床经验,提出了消,托或消托两法并用的适应证。在外治法上“刮法”由来已久,胡老将其扩大了治疗范围,用以治疗各种慢性窦道、瘘管、疠瘰效果甚佳,具有疗效快,痛苦小,不易复发,费用省,易推广普及等优点,并获得了科研成果奖。以前周围血管病的治疗主要以植物活血药为主,疗效不明显,胡老根据《金匮要略》“大黄蛰虫丸”的治疗原则,加减化裁,以水蛭、地龙、土鳖虫等动物活血药为主制成胶囊“通脉散2号、3号”,显著地提高了疗效,至今仍在我院临床广为使用。

  当年在我院多伦道门诊部时,女性患者患乳痈的比较常见,多是因产后过用寒凉药,乳房肿块既不能内消,又不能化脓外泄,非常痛苦。针对这种情况,胡老自拟消痈汤,重用皂角刺达90g,温经通乳,使病情轻的患者很快消除了肿块,病情重的患者局部成脓,再给予切开引流,患者脓出毒泄,肿消痛减,热退身凉,疾病愈合。

  有的乳痈患者担心切开引流,疤痕大,影响美容。胡老带领科里的同志一起研制火针治疗仪,改简陋的明火烧针为电动火针治疗仪,样式为手枪式电热针,有机玻璃做针柄,隔热防烫,不锈钢焊条去除表面焊药,取锰钢焊芯做火针,耐高温,反复使用不变形,针长4cm,针头直径分别是0.1cm~0.3cm,通电后3秒钟针头即可烧红,使用快捷、方便,并已获得国家专利。火针治疗仪具有简、便、廉、验的特点。用以治疗各种体表脓肿,以针代刀,火针治疗脓疡,具有疗效高,不出血,损伤组织少,排脓通畅等优点。现已广为用之,开拓了中医外科的治疗手段。

  “乳痈”一病后遗症如慢性炎性肿块,漏奶,多发性乳腺脓肿等较常见,但古书中少有论之,而胡老总结出一整套行之有效的治疗方法,将清热法与解毒,化痰,散结、软坚,凉血、益气,托里法巧妙结合,大大丰富了内治法的内容。乳痈的成因是积乳造成,为防止积乳,胡老发明了多功能吸奶器,患者能够自己随时回家使用,排空积乳,非常方便,便于携带,已获国家专利,是防治哺乳期乳痈的有效工具。积乳的成因常常是因为患者乳头扁平、内陷,婴儿无处吸吮,乳汁不能排出。胡老又发明了乳头内陷矫正器,利用负压的原理,吸出内陷的乳头,用胶圈固定,2小时后取下胶圈,每天反复使用,达到乳腺导管疲劳,乳头不再回缩的目地。解决了妇女因乳头内陷不能哺乳,婴儿无处吸吮的难题,并已获国家专利,很受女性患者欢迎,那个时候,每天来自全国各地求购的书信,骆绎不绝。

  胡慧明老中医不仅在继承,发展祖国医学上做出了贡献,而且在中西医结合方面也做出了模范带头作用。胡老认为,中西医是在不同历史条件下,从不同角度,用不同方法研究人体的学科,切不可人为地将其放在对立面,一切要从病情出发,不可有门户之见,无论中、西医治法,药物只要病情需要,皆可用之。

  他在治疗“脑疽”、“搭背”(蜂窝组织炎)等疾病伴有糖尿病时,病情严重者如不用降糖药治疗效果多不佳,所以他强调不但要加强中药降糖的研究,而且合理应用胰岛素控制血糖,提高了中医治疗疗效……

  胡老退休后,得到医院几代领导无微不至的关怀,石学敏院士经常向家属了解胡老的情况,问寒问暖。于铁成书记、马融院长、刘玉珍副书记以及院工会领导、外科主任等先后到家中看望,送去慰问礼品。2008年胡老得了乙状结肠癌,经我院急救外科的抢救治疗以及全院领导和各科室的医护人员全力以赴护理关爱,手术获得成功,痊愈出院,现在安享幸福晚年。我们衷心祝福胡老健康长寿!

  (本文在写作中,胡老之子胡承晓提供了部分资料和照片,在此表示感谢。)

 
天津中医药大学第一附属医院文化建设专版
主 审: 于铁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