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 政务网站发布  >  天津中医一附属医院  >  杏林文苑  >  专家讲坛
大雅藏民间

主任医师    杨光

  说三件事与大家分享。首先声明,这三件事均是笔者亲历,绝非道听途说,也绝无填枝加叶。

  一是,大概在我初一二时,一次祖父闲聊说,北京同仁堂招徒考试,有一道题是“理中圆由什么组成?”料定我不知道,他自己马上说,“好多人不知道,我就知道,是参、姜、术、草!”那时我当然不懂理中圆就是“理中丸”,更不理会甚么组成,但祖父自得的神情和语气让我牢牢记住了这件事。我的祖父是河北偏僻山沟里的一位农民,解放后随父亲到大城市生活。他大概只读过三四年私塾,没有系统学过中医,所以你可以想像,当我学习《方剂学》学到理中丸时,突然回想起祖父上述的话,我当时的心情该是多么惊奇和感慨。你可能想:也许他因某种机缘听说了同仁堂的事,我也曾这样想过,可是祖父还有另外一些事。比如,小时候我们有时着凉胃痛,如果喝热姜水不管用,祖父就会拿出几分钱,让到药店买一粒附子理中丸,令我们嚼服,然后胃痛会立即缓解;再比如,家人偶有感冒发烧,祖父一定要想法令其发汗,并且强调“不能发过了”。

  二是,上世纪70年代笔者下乡时,曾随一位王二哥一起在冬天干过“起猪圈”。这活儿又脏又累,没干几下我这个“知识青年”便大汗淋漓,不由脱去棉衣。这时二哥提醒我不要着凉。当时我好像是听老人说过“寒气侵入骨头缝就会得关节炎”,便与二哥就此聊了起来。二哥说,“不光是寒气,风气、湿气侵入体内都会致病”,并且“致不致病还要看你体内的正气足不足”。当时只觉得这个二哥还挺有学问。后来学中医时回想起来,二哥说的不就是“风寒湿三气杂至,合而为痹”和“正气存内,邪不可干”吗?二哥是初中毕业回乡务农,有文才,曾在当时的《河北日报》发表过“豆腐块”文章,但并没有系统学过中医!

  三是,笔者一朋友之女,十七八岁,左侧锁骨窝生一囊肿,在几家中西医大医院就诊,都说要手术。但家长总不甘心,后听说几百里之外的一位乡村老中医医术很高,便携女前去。那老中医很客观,说自己也治不了,劝其还是手术。奇就奇在就医过程:女孩及父母并没有叙述病情,就是说并没有告诉老先生是来看囊肿的,而且囊肿的位置从外观上绝对看不见,女孩也没有因囊肿而有任何行为上的障碍……,老先生仅凭摸脉便告知:你是胃气不和而上逆,在胃经偱行之处聚为结块。老先生还特意画了一简图,画出胃经走行和结块之处——位置竟与女孩囊肿之处几乎完全吻合。说实话,笔者学医以来,一直坚信临证要“脉证合参”,视“不需病家开口,便知病之根由”为江湖伎俩,这件事之后才确信脉学确有神奇之处。(那个女孩后来在我院做了手术,其后至今,一直自学中医。)

  不论是历代书籍(经、史、子、集中都有)里的记载,还是民间传说,都有大量关于中医的记述。特别是一些关于“民间”的内容,或神奇,或神秘、或“言之凿凿”,或“道听途说”,或“不可全信,不可不信”……,如果我们跳出具体的某一事件而从整体上分析,可以看出:1.中医的民间基础深厚;2.中国传统的文化人(哪怕只是稍有文化),就很容易理解和掌握中医。可见中医文化与中国传统文化是多么密不可分。3.民间自学,可以出中医,也可以出好中医。

  建国以来,院校模式培养了大量优秀的中医人才,中医院校出身当然是“正宗科班”,其培养的人才特点是知识全面,不但中西医基础要掌握,还要学外语,要懂统计学、文献学、科研方法等等。但不足也是显而易见:经典下功夫不够(没课时?没时间?没兴趣?)个人特长不突出,与临床衔接不顺畅,特别是在思维模式上,中医特色不突出;近些年甚至培养出一些“不信中医的中医”,等等。相关报刊不断呼吁重视带徒培养模式,确是有识之见。但笔者以为,民间“自发培养”这一途径也不可忽视!即,培养中医应该院校为主,带徒与自学为辅。

  在临床上,民间医生与医术似乎从古自今都缺乏足够的舞台。过去的宫廷医生,现在的院校“科班”,或多或少地有些轻视民间医生。但不可否认的是民间中医大多有一技之长,熟悉当地民风民俗和气候水土,很自然地“因地制宜”、“因时制宜”,用药简、验、廉,群众认可;其间熟读经典,掌握中医精髓者也大有人在。他们在保障百姓健康、普及中药知识方面的作用决不可小觑。民间医生自然以“医”为主要或全部任务,不能苛求他们发表论文、完成科研。

  清代赵学敏为走方医鼓与呼,作《串雅全书》,成就了医学史上光辉的一笔;近几年《中国中医药报》和《健康报》不时刊登反映公平对待民间医生的文章,有关部门也逐步重视民间医生在国家医改中的作用,但愿不久的将来我们能看到各级医院与民间医相结合、互促进、同发展的欣欣向荣的中医事业新局面!

 
天津中医药大学第一附属医院文化建设专版
主 审: 于铁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