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 政务网站发布  >  天津中医一附属医院  >  杏林文苑  >  专家讲坛
中医的艺术与艺术的中医

主任医师   杨光

  在“中医的科学性”讨(争)论中,有一种说法,认为中医是艺术,而不属科学。平时也常有人说“中医是一门艺术”。有这样认识的人当然都是坚定的中医人或中医的“粉丝”,有意无意地用艺术来保护、赞誉、“提高”中医。记得北方某院校举办过一个以“中医与艺术”为题的讲座,其内容主要是说古今一些名医有各种各样艺术的爱好,如京剧、书法、国画等等,显然讲的是“中医从业者的业余艺术爱好”。

  那中医到底是不是“艺术”呢?笔者的观点:首先,中医不是艺术。艺术是美学范畴,其终极目的是创造美,与以人体健康为目的的医学当然不是一回事。其次,中医确实具有“艺术性”,使人产生“中医是艺术”的错觉。这是因为:

  疗效神奇:许多古代和现代的医籍、医案、医话等和传说中,有大量关于疗效的描述,往往是久治不愈或必死的人,经主人公施治后“霍然而愈”、“效如桴鼓”,起码也是“一剂知,三剂愈”,甚至“世人皆以扁鹊能生死人”,等等。疗效的“出人意料”给人以艺术享受。

  诊治方法法多样:中医诊治方法、技术多种多样,不同的医生对同一患者可能治法用药不同,或者同一医生对不同患者却使用相同的方法,千姿百态,甚至可以说千奇百怪。患者有症状,化验、CT检查不出来,老先生摸脉望舌,甚至一看神色,便知病之所在;常规治疗花费许多钱、许多时间治不好,也许一张小偏方、一二次针灸、一二味草药代茶或外洗……就好了。因为有不同、有变化,不是千篇一律,就有艺术感。艺术就怕重复!

  学习过程:传统艺术的学习大多是这样:初学容易,可以自学,但登堂入室则很难,越深入越不容易。要想学好,一要下苦功,二要有悟性,最好还要有名师指点。进了门,就讲究“功力”,而“功力”要在实践中日积月累,不是靠聪明和老师教就能解决的。学中医也是如此,没有长期的临床磨砺难成大家,所以老百姓说中医与艺术家都是“越老越吃香”。

  流派纷呈:中医有“经方派”、“时方派”、“金元四家”、“火神派”等等;各种艺术形式大都分派,书法有苏黄米蔡,诗词有婉约豪放,绘画有印象派野兽派,等等。而现代西医学领域分科明细,但基本不分派(不绝对,比如面对同一肿瘤患者,有主张坚决手术、除恶务尽的——可以称为“攻下派”。也有主张非手术放化疗的——可以称为“保守派”)。

  其他:因历史上文人比较有条件多读、读懂医学典籍,所谓“秀才学医,笼里抓鸡”,所以古代名医大多半儒半医,或者亦儒亦医,他们的著作不单说理明白文采也好,读之除了获取医学知识还能给人以阅读的享受;过去处方用毛笔,一些中医书法好(如傅青主),医案、处方具有书法美……,如此等等,都可使人在面对中医时联想到艺术。

  以上诸方面(当然不全面),都是使中医这门科学具备艺术性,因而与艺术产生关联的因素,但只是其“然”而非“所以然”。使中医具备艺术性的根本原因有两点:一是中医具备“在一定规矩之内的创造性思维”,二是中医具有“能不断提高的技艺”。

  先说第一点,真正的艺术必须创新,无新意则无艺术,千篇一律的只能是复制品,同样是楷书,欧柳颜赵,各有面目。但这种创新一定要在艺术规律的框架之内,“颠张狂素”,一般人观如乱草,但绝不是瞎划拉,内行一看还是草书、符合书法艺术的规律。中医诊病治病充满智慧机巧,十人十方,百人百法。普通医生面对一般情况可以套用成方成法,但大师面对疑难之证,必须突破窠臼、使用非常之法才能获效。如肺有寒痰,常法温肺化痰不效,使用治疗阴疽的阳和汤获效;白术常用于脾虚泄泻,岳美中先生用其治便秘获良效;蒲辅周先生治疗口疮,使用原本治疗遗精的三才汤;附子有毒,常规用几克,可有人用几十上百克,不中毒且取奇效……。但细究起来,这种创新一定是在中医理论框架内,方法疗效在“意料之外”,理论却在“情理之中”。

  第二点,凡是技艺,只要内容丰富、水平有不断提高的潜能,就可以具有艺术性,因此可以说“艺术无处不在”。庖丁解牛即是最好的例子:宰牛虽然是最普通的“粗活”,但丁能做到“以神遇而不以目视”,闭着眼也能刀刀砍在关节缝儿中,而且过程充满美感:动作如舞蹈、声音似音乐,19年前磨的刀依然锋利……,这确是够“艺术”了。诊病疗疾也是一种技艺,如果纯熟精湛到了“望而知之”、“屡起沉疴”、“莫不应手而愈”的地步,就达到“艺术”的水平了。如果一种技艺很简单,没有提高的余地,那么再熟练也只是“熟练工”,成不了艺术;但能达到“艺术”高度的技艺,还是技艺,而不是严格意义的艺术。丁的宰牛水平再高,还是厨师。同样,医学就是医学,不是艺术;中医师也不是艺术家;病人好了,变成了健康人,而不是艺术品。如此,可以依水平由低到高把中医师分为:合格的中医、熟练的中医、艺术的中医。

  归纳一下:中医学是一门科学,运用这门科学治疗疾病是技术,将这门技术运用纯熟精湛就是艺术!(西医何尝不是如此!)

 
天津中医药大学第一附属医院文化建设专版
主 审: 于铁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