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天津中医一附属医院 > 杏林文苑 > 津沽名医 > 名老中医 正文
陈芳洲

  陈芳洲(1911—1978年),河北省文安县人。自幼拜其乡里著名中医为师,努力学习中国医药学理论,钻研祖国医学,临床实践数载后,成为颇受周围乡里欢迎的一位民间青年儒医。

  陈氏二十五岁携家人来津,初期行医走街串巷,同通过药店坐堂广泛地接触到各种传染性疾病及多种内科杂病,为将来成为一代名医打下了坚实的基础。十九世纪五十年代,在上级领导组织安排下,受聘于天津市传染病医院工作,在此期间,对防治白喉、麻疹、天花等传染病研究出一整套临床行之有效的方法,进而在中医药治疗白喉方面提出了“养阴清肺法则可,养阴清肺汤则不可”的著名论断,为祖国医学在治疗白喉病的工作方面作出了贡献。由于工作需要从传染病医院调到天津市立中医院(今天津市中医药大学第一附属医院前身)从事内科医教研工作,在治疗心脑血管疾病和呼吸系统疾病总结出一整套独特的办法和经验。尤其在湿邪为病诸证夹湿疾病研治方面,经多年临床实践及理论研究,提出了自己的认识与见解,逐步形成了自己独特的医疗体系,为祖国医学事业的振兴和发展作出了巨大的贡献。八十年代初期,因病不治而仙世。

  医疗观点及学术思想:

  (一)掌握运用“辨证施治”原则

  陈氏认为人类疾病的发生、发展和转归有其一般的规律,为疾病的共性。但由于人的体质强弱、年龄的大小、病情的轻重、气候的寒暖、地区的燥湿等差异,故同一疾病有不同病因,此为疾病的个性。因此在临床辨证时,以四诊为依据,结合疾病的个性脉证合参,综合分析,区别不同的症候,据疾病的轻重缓急,予“急则治其标,缓则治其本”的不同治疗。陈氏临床基本指导思想,主张治病必求其本,如在“断经期前后诸证”,即所谓“更年期综合症候群”一病的治疗上就体现了这一点。该病患者尽管临床表现不同,但陈氏认为此病多系气滞血瘀所致,故予以调气活血化瘀法治之,经过临床证明,凡此病遵此法无不奏效。

  (二)立法用药始终坚持两点论

  陈氏在实践中立法严谨,用药恰如其分,适可而止。如对湿阻中焦诸病,治疗上其指导思想就是针对湿邪重浊缠绵难解而又多从热化或寒化特点,而提出“一日数变,百日不变”的治疗原则。即湿邪不变此法不变,湿邪数变则此法随之数变,不允许出现有过之或不及之弊端。

  (三)敢于越出陈规戒律,力求以小方治大病的创新精神

  陈氏在处方用药上力求达到“药味少、计量小、价格廉、效果好”的效果。如在治疗神经性呕吐就体现了这一特点,陈氏采用了自制的疏肝和胃、降逆止呕的丁香郁金荷叶汤,临床投之效果显著。该方虽三味药,剂量三至五钱,但足以解决病家疾苦,体现了节约用药原则,同时使原来“十八反十九畏”的用药规律,在某些方面如“丁香莫与郁金见”之说,得以商榷。

  (四)倡导理论联系实际,坚持临床实践第一的原则

  陈氏倡导理论联系实际,坚持临床实践为第一原则,在教学方面尤为突出。始终坚持临床工作要加强基本功训练,针对学生中医理论水平之不同,提出不同要求。如:加强临床中四诊八纲某些基本功的训练,要求在治疗过程中某些特殊疗法的应用,要求反复熟读《内经》、《伤寒论》、《温病学》、《脉学》等祖国医学经典著作,要求对单味药物性味、归经、功能、主治加强研究。通过提出各种不同要求,引导学生把学到的理论知识结合到实践中去。

  在长期的临床实践中,通过大量的典型病例示教,讲授祖国医学的理论和陈氏自己的心得体会,使学生深刻理解和掌握老师的医疗技术和学术思想并运用到实践中去,通过学生抄方、中间学生予诊、老师复诊重点讲解、学生能独立思考并处理疑难问题的过程,具体措施是:一看、二问、三实践、四记录、五整理,通过这些措施使学生逐步作做到理论联系实际,提高学生的临床工作能力。

  在临床实践中以身示教,教育学生除了要掌握临床医疗技能为病人解决痛苦,还要学会做一个热爱人民的好医生,切勿在临床实践的过程中辨证求因、审因论治的每个环节上,由于医生的丝毫粗心大意,治疗不当而进一步损伤病人仅有的一点正气。

 
天津中医药大学第一附属医院文化建设专版
主 审: 于铁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