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 政务网站发布  >  天津中医一附属医院  >  杏林文苑  >  津沽名医  >  我院专家
姜相德

  姜相德,生于1937年12月3日,辽宁省金县人。1960年天津医学专科学校医疗专业毕业。1976年~1979年,天津第五期西医离职学习中医班毕业,1975年调入天津中医学院第一附属医院。曾担任医院皮肤科主任。现为皮肤科主任医师,医院最高学术委员会委员,中医皮肤科硕士研究生导师。

  曾发表“银屑灵涂膜剂治疗银屑病实验研究”、“中西医结合治疗重证药疹”等论文,主编《现代中医皮肤病学》、《皮肤科疾病诊断与治疗》2部著作,审校译著《临床皮肤病学指南》(美Daridh. FranRel编著2001)1部,并参加《中国疡医大全》、《中医纲目》等著作的编写,取得多项科技成果,其中“银屑灵涂膜剂治疗银屑病实验研究”1998年荣获天津市科技进步二等奖。

  姜氏在医教研工作中,治学严谨,对中医药传统理论知识精益求精,在治疗皮肤病中,以常见、多发、疑难病为主,尤其擅长银屑病的治疗研究,针对其发病特点,依据祖国医学对银屑病的辨证论治理论和法则,合理组方,运用清热解毒,凉血化斑中药内服,外用纯中药新剂型——银屑灵涂膜剂,综合治疗,效果显著。其主要学术思想集中体现在他对银屑病的治疗方面。主要有以下四点:

  (一)审证求因,朔本清源,治病求之于本银屑病是一种顽固性且易复发的皮肤病,其发病原因较复杂,现代医学认为,该病与遗传、感染、免疫功能紊乱、代谢障碍、内分泌障碍、精神因素有关。经云:“夫标本之道,要而博,小而大,可以言一而知百病之害,言标与本,易而易损;查本与标,气可气调,明知胜负,为万民式”。据次姜氏总结出:银屑病的病因虽然复杂,但反应到具体患者个体只据一、二。孰标孰本,若能审证求因,朔其本而清其源,必能用之弗贻,治之十全。《诸病源候论》认为本病:“皆由风湿协气,克于腠理,复值寒湿,与气血相搏,则气血否塞,发此病业”。由此可知本病由血分伏热,复感寒、湿、热、燥、毒等外邪,郁于肌肤而发病。因此治疗大法以清热凉血,养血润燥,解毒化斑为主。若久病经络阻隔,气血凝滞则加活血化瘀,理气通络法。姜氏根据临床不同特点,将本病分为血热、血虚、血瘀、血燥、冲任不调、风湿痹阻、湿热蕴毒、热毒伤饮等八型。由于辨证精当,本正源清,故治疗无不如失贯的,每获奇效。

  (二)详于辨证,病证互参,不拘一方一法

  《素问·异法方宜论》云:“医之治病也,一病而治不同,皆愈何也?”,“故圣人杂合以治,各得其所亦故治所以异而病皆愈者,得病之情,知治之大体也。”姜氏认为银屑病的病机为血分有热,复感外邪,搏于肌肤但其诱发原因及病症仍表现不一,还需病症互参,详于辨证。须辨明病之久暂,病之进退,脏腑之虚实,气血之盛衰,风湿热毒燥诸外邪之偏盛。要辨证施治,使其治各得其所,且不可墨收成方。

  (三)善调情志,巧运枢机,作好心理治疗

  《素问·移精变气论》日:“数问其情,以从其意,得神者昌,失神者亡。”“精神不进,志意不治,故病不可愈。”

  银屑病的发生与发展与精神抑郁,过度紧张,思虑烦恼关系密切,尤其短期的紧张与精神压力可诱发本病长期烦恼则引起本病常不愈。姜氏认为,七情为病,五志可以化火。肺之合皮其荣毛,其主心。心绪烦扰,心火上扰于华盖;气郁不疏,肝气化火,木火刑金;或惊恐伤肾,肾水不能上济;或忧伤思脾,脾土不能生金,皆使肺气失宣,皮毛失其濡养,而发皮损。强调注意调理情志,使病人充满乐观情绪,作好病人心理治疗。

  (四)变通化裁,古方新意,用药轻灵效捷

  《素问·移辨气论》日“治之要数,无失色脉,用之不惑,治之大则”。银屑病的顽固性和易复发性给患者造成烦恼和不便,但不妨碍全身健康和危及生命,有些患者不经治疗也可缓解。但若一味追求近期疗效,滥用免疫制剂及皮质激素等药,或用强刺激药外涂,采取所谓“以毒攻毒”的办法,虽一时缓解,药物毒性往往导致严重副作用甚至危及生命。姜氏认为慢性病宜缓,用药宜轻灵,反对峻烈刺激而致故病未愈,新病复起,治疗时间需两个月左右。姜氏还注意挖掘整理,使古方赋于新意,发现增液汤能对环核柑酸的双相调节发挥作用,其中生地有肾上腺皮质激素样作用,使表皮细胞内DNA的合成率有亢进转为降低。对伴发糖尿病的合用玉女煎降糖,以改善表皮糖原代谢障碍,对有咽喉感染史的合用清咽汤,清除感染灶以减轻病灶细菌素对皮损的变态反应。

 
天津中医药大学第一附属医院文化建设专版
主 审: 于铁成